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重生八零悍妻來襲》-> 第三十七章 你是誰
第三十七章 你是誰 作者:顧清渏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06
  •     “對了,嫂子。”李春想到了什么又回頭,“這排屋后面有個澡堂,男女都有,不過女的澡堂比較小,畢竟我們這女人少。晚上八點才有熱水,您如果想洗澡可能要等一等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還有,廁所在宿舍的兩頭,男的在左邊,女的在右邊,您若有需要……”李春沒好意思說下去。

        郭湘點頭,“我知道了,謝謝你啊!”

        李春又交待了幾句就回了自己宿舍。

        天氣炎熱,郭湘出了一臉汗。

        從包里拿出自己的毛巾,在臉盆架上拿了一個白底紅花的搪瓷臉盆,到門外

        郭湘沿這一排看過去,每間屋前面都有水龍頭,有些還放了煤爐和鐵鍋,看來還有人在這里做飯。

        宿舍前面有一塊空地,有一排洗衣池,再往前有一排水泥柱鋼筋繩的晾衣架,上面掛滿了衣服和床單。是一個很有生活氣息的職工區。

        郭湘接了水拿到屋里,洗了把臉,把毛巾晾在了臉盆架上。

        臉盆架上還掛著一條半舊的毛巾,放著一塊肥皂,都很干凈。

        再看屋里,雖然簡陋,但整理得井井有條,一點也不像單身漢住的地方,看來顧振南還是個愛干凈的人。

        這一點郭湘很喜歡,醫生多多少少都有些潔癖,如果一進來滿屋臭襪子,衣服亂丟,她可能一分鐘都呆不下去。

        爬上炕,炕尾處有一個炕柜,一邊是棉被、毯子、枕頭,一邊是衣服,都擺得整整齊齊。

        對面是書桌,桌上放著幾本書,一個筆筒,幾張白紙被一塊鎮紙石壓在下面。

        郭湘走過去一看,是機械圖紙。

        剛才李春說過顧振南自學了機修,想不到還會繪圖,看來還是個肯動腦筋的人。

        五點半左右,李春打了飯過來。

        “嫂子,飯給您打好了,還有振南的我也一起打來了。”李春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謝謝你啊!”郭湘打開飯盒,還挺豐盛,有土豆,有雞蛋,還有紅燒肉。

        油田就是有錢,伙食這么好。

        “家屬也可以在食堂吃飯嗎?”郭湘不由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們這是憑票打飯,每個月會發固定的飯票,如果有家屬來不夠吃的要自己花錢買。要是不用票,誰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來這吃飯,那怎么行?”李春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郭湘點頭,這樣才合理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有些有家屬的就自己做飯,自己做飯便宜些,可以省下一點錢。多余的飯票可以賣給有需要的人,還可以攢點錢。”

        李春說道,“我們這里工資雖然比別人高一些,可是很多人都要養一大家子,也不容易。”

        郭湘點頭,可不是嘛,像顧振南,一家人就他一個賺錢,也很辛苦。沒欠債還好,一欠債連米飯都吃不上。

        所以剛才看到有些人屋前有煤爐,就是這個原因吧。

        “那嫂子您慢吃,我先回去了。明天我要上班,您可以自己去食堂打飯,飯票都在抽屜里了。”李春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真是太麻煩你了。”郭湘送李春出門。

        “您客氣了。”李春笑笑回了宿舍。

        郭湘拿起筷子吃飯,這一份真的太多了,滿滿一大盒,應該是一個男人的量,他們是石油工人,活累,所以吃得多。

        郭湘覺得這一盒她至少可以吃兩餐。

        吃了一半實在吃不下了,摸著圓滾滾的肚皮,好久沒吃這么飽了。

        吃飽了就犯困,可是身上太臟要洗個澡才行。

        但澡堂要八點鐘才開放,郭湘有點等不及。

        而且說實話,前世她就很少在公共澡堂洗澡,不習慣。

        臉盆架下有一個桶,郭湘拿桶到外面接了一桶水。

        現在天熱,就是用冷水也不會太涼,干脆就用冷水洗吧。

        房間就十來個平方,右邊是大炕,靠門處是臉盆架,左邊一進門是書桌和椅子,只有左上角那有一塊空地。

        郭湘把門插上,把窗簾拉上,把桶提到那個角落。

        洗得時候小心一點就行,再說現在天熱,就是灑了水在地上干得也快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人貪涼還故意要在地上灑水呢。

        脫了衣服才發現沒有香皂。

        臉盆架上放著的是肥皂,那個洗了身上太干。

        郭湘在抽屜里找了找,發現有兩塊香皂。

        想到家里用的香皂,應該都是顧振南帶回去的吧。他還真是顧家!

        拆了一塊香皂出來,郭湘好好地洗了個澡,雖然不能大肆潑水,可身上也清爽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沒有睡衣。

        去滇南的時候因為不方便所以一直是穿著白天的衣服睡覺,現在放松下來再穿著長衣長褲就覺得太熱,也太束縛了。

        再一看屋里電風扇也沒有,顧振南還真是節約,這么熱的天沒風扇不熱嗎?

        郭湘爬上炕,在炕柜里找了找,找到一條藍色的大短褲,還是新的,應該是廠里統一發的。

        管他呢,先湊合穿一下。

        大短褲穿上身已經到郭湘膝蓋下,看來顧振南長得很高啊。

        穿著短褲涼快多了,郭湘把窗子打開,窗簾拉了一半,門也虛掩著,這樣能透氣又不會直接看到里面。

        弄完這些也有點累了,衣服不想洗,明天再洗吧。

        郭湘拉開椅子,拿起顧振南桌上的書看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屋里的燈太暗,好在桌上有臺燈,郭湘開了臺燈,把屋里的大燈拉滅。

        看著書,眼皮漸漸沉重起來,趴在桌上就睡著了。

        顧振南回來的時候遠遠就見窗戶透著光,猜想是不是李春來過了,又幫自己打飯了?

        他們是一起從林場出來的,兩人互相照應,是很好的兄弟。

        不過門怎么沒鎖?人還在里面?

        顧振南推開門,就看見一個光著胳膊和腿的女人趴在自己的桌上睡著。

        臉一下黑了,“你是誰?”

        郭湘驀地驚醒,轉頭一看進來的人嚇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媽呀,這是顧振南?他是個黑人嗎?怎么這么黑?只看見一雙眼睛還有白生生的牙齒,這是掉進油桶里了?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郭湘!”郭湘結結巴巴地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郭湘?”顧振南擰眉,郭湘不是一個傻子嗎?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pk10专家在线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