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秦世德被殺 作者:十三主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06
  •     大伙兒不再耽擱時間,沖沖往大牢的方向趕去。

        若是秦世德當真死了,那就意味著,這個案子唯一能查的到的證據又沒了。

        到了大牢中的時候,果真

        眾人給林香草讓開了路,林香草快速上去,掰開了秦世德的嘴一看,舌頭根部已經在發黑了,看這癥狀,分明就是中毒。

        再簡單的看了看周身的情況,沒有外傷,也對,對方不可能有這么傻,要當真動手打人,秦世德一叫,誰也走不了!

        “是中毒。”見趙九重走來,林香草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趙九重立馬看向楊八斤,楊八斤也是一臉的霧水:“這,我不過是吃個飯的功夫,也沒見著什么人過來啊。”

        說到這處,他恍然道:“對了,有個人說是常六的家人,要來給常六送吃的。”

        這話一說出口,楊八斤連忙閉了嘴。

        對啊,他怎么給忘記了,常六根本就是個獨戶,沒有親人更沒有朋友,正是因為有人覺著他可憐,這才給他介紹了更夫的活兒計。

        這么說來,那人根本就不是來看常六的,而是來看秦世德的。

        楊八斤恍然看向趙九重,這事兒,他算是錯大了。要是他跟過去看一看,如今這秦世德一定還好好的。

        秦世德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,只怕趙大人回頭也不好跟人交代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人什么模樣,你還記得樣子嗎?”

        趙九重急急的問了一聲,楊八斤仔細一想,自己還真是沒有多大的記憶,用手捶了捶腦袋,心里一急,他更沒法去想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就記得,他是一個精瘦精瘦的男人,衣服也很普通,大街上隨意都能見得到的樣式,至于臉。”說到了重要的部分,他抬頭看了看大伙兒,越發愧疚了:“那人垂著腦袋,我也沒看仔細,那時候不就覺著常六也沒犯啥大事兒嗎,也就沒堤防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沒有什么特別的,慢慢想。”如果楊八斤不能提供一點線索,那殺害秦世德的人也就逍遙法外了。

        “有,她有一塊玉玨,看上去,有點值錢。”楊八斤的話,讓所有人都覺著有了轉機。

        趙九重立馬讓人將秦世德抬出去,一邊又叫人拿來了紙筆,由著楊八斤描述,他自己按照楊八斤秒速的來畫。

        大概經過小半個時辰,再由著楊八斤佐證了一陣,終有手稿就算完成了。

        眾人沒有見過那玉玨的樣子,但是據楊八斤所說,趙大人這畫法簡直是神奇,竟和他看到的沒啥區別,想來,也就是畫中的樣子了。

        楊八斤很快將手稿拿了出去,專程到賣女人首飾的店子里去問,趙九重又畫了兩張出來,一張掛在墻上,作為告示的成分來鼓勵百姓們提供線索。

        一張則存檔,以防前兩張丟失。

        只是,這首飾店也找完了,在告示欄守株待兔的人也白等了,似乎線索也就斷在這里了。

        天快黑透的時候,衙門里總算來了一個提供線索的,不,也算不上是提供線索,而是自首!

        只是,誰也沒有想到,如今來自首的人竟然是馮謙。

        他殺了他爹!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驚訝了,林香草一度的感到不相信,她和馮謙接觸的時間雖然尚短,可她的直覺告訴他,馮謙并不是這樣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別傻了,你是不是瞞了什么事?”她嘗試著跟他溝通,畢竟,這胡亂承認殺人可不是什么好事兒,這殺了人可是會償命的!

        馮謙一陣苦笑,卻是答非所問:“他并不是我親爹,你不會知道的,當初,我娘是帶著我嫁到秦家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他對你不好,你也一直懷恨在心?”趙九重適時的開了口,林香草卻如何也不贊成他這樣的話。

        馮謙根本不需要再靠著秦世德過活,即便是秦世德對他再是不好,他也已經長大了,沒道理還有這么大的仇恨。

        林香草搖頭,不愿他順著趙九重的桿子爬,可馮謙還是承認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錯,因為我恨他,所以,我要殺了他!”

        “那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,你有大把的機會動手。”

        一旁的鐘鳳也是可疑,鐘捕頭卻是哼了一聲:“這還用說,恨一個人,那就是恨不得他去死,我看啊,他是想秦世德死也要死在大牢里!”

        馮謙點頭,將所有罪行一一認了下來,林香草覺得蹊蹺,直覺告訴她,這事兒跟馮謙沒有關系。

        在馮謙被收押之后,她找了馮謙兩次,但都被馮謙拒絕了。聽楊八斤說,人到了一定的時候便不愿意再見任何人,而如今的馮謙就是這種情形。

        林香草深知勉強不得,便不再強求了。

        這邊,全叔被釋放后,林香草連著村兒都沒回,就帶著林小山去看望她了。

        全嬸兒很是高興,見了林香草來,就連忙回屋張羅著吃食。為了感謝林香草,她還特意殺了一只大肥鴨出來。

        全叔雖也不見的有多感激她,卻沒有在說過一句要趕走她的話了。

        林小山早跑到院子里跟蘿卜頭玩泥巴了,林香草要到廚房里去幫全嬸兒打小手,卻被全嬸兒給趕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無奈,林香草只好搬了個凳子,坐在屋檐下幫全叔剝豆子。

        這個季節的青豆剛好出來,林香草剝著青豆,忽然回味起了現代毛豆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那時候,一碗毛豆,一瓶啤酒,三五好友坐在一起,也能津津有味的嘮上半天,如今,也不知道現代的那些朋友怎么樣。

        幸好在這里,還有全叔這一張熟悉的臉孔,倒也讓她不至于有那么孤獨。

        下意識的看了全叔一眼,卻見全叔也正看著她,那種眼神,明顯就帶著探究,想要看穿她心底的樣子。

        “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,但我還是要跟你說一聲,老頭子我什么都沒有,你最好也別惦記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林香草一愣,還未回答,灶臺邊上的全嬸兒已經罵了一句:“老頭兒,你這到底會不會說話,人家香草是心地好,這純粹的是想要幫咱們,你咋能這么想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什么說什么,要圖說話好聽的,別往我跟前來。”

        林香草聽著,不由暗暗地將前世的全叔和現在的全叔比較了一番,前世的全叔一心在事業上,無心管別的,一直都是孤家寡人,現在的全叔眼看著成了家,倒是個壞脾氣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pk10专家在线预测